觊发k8旗舰厅

 
 首页。  图片新闻。  关注。  聚焦。  论坛。  致辞。  贺信。  研讨。  历程。  返回网站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第五届东夷文化论坛论坛
曹定云:作册般甗
时间:2017-11-03     浏览量: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今天我来济南参加第五届东夷文化论坛,感到非常高兴。我提交的论文是《作册般甗》。时间非常宝贵,这里我就论文里的一些要点简要说下。

我这篇文章主要讲四个问题:一个是《作册般甗》铭文之不同考释,第二是谁是人方首领,第三是无敄是商王族成员,第四是关于《小子逢卣》铭文考释与存在的问题。

第一,《作册般甗》铭文的不同考释,学术界有不同的方法。第一是史树青先生,他说“王宜人方无敄,咸,王赏作册般贝,用作父乙尊。来册。”第二是李伯谦先生的解释,“王宜人方,无敄咸,王赏作册般贝,用作父乙尊。来册。”史先生的考证方法,是在敄和咸下断句,是说人方无敄是人方之长,被商王俘虏祭神。今天我们好多人说人方无敄就是商王杀了,它的目的是用祭社,无敄是人方的首领。但是李伯谦先生是不一样的,他是把这两个首领分开的,无敄不是人方首领,并且受到了商王的赏赐。所以他的身份发生了关键性的改变。

第二,究竟人方的首领是谁?就是东夷的首领究竟是谁?《小子逢卣》里提供了一段铭文“乙巳,子令小子逢先以人于堇,子光商逢贝二朋,子曰:贝,唯蔑女历。”这是一篇很重要的铭文,这里面有两点,首先,子在殷代有两种音,有两种意思,一个是字,另外一个是儿子的子,一字两音,两个意义。这对殷的甲骨文考证很有意义。其次,隹子曰:“令望人方”。就是你要监视人方。所以这是人方的首领,就是这个子,所以当时东夷的首领就是他。这么说有什么证据?有,上海博物馆所藏甲骨卜辞,大家看到没有?就是这个字,“多侯甾,伐人方白,人方……”。我认为这个字应该是调过来,到后面,在人方白的下面。所以人方白,这个有甲骨文的定语,所以这个是人方的首领没有问题。

甲骨卜辞和金文上的每是同一个人。白是下面的字,上面是从网,下面是一个女人。但是这个女在金文问中是不一样的,就是甲骨文里女有长头发,金文里没有。由此可知,《小子逢卣》上的人方首领每与上海博物馆所藏的人方白,应该是同一个人。

第三,刚才讨论到铭文上的无敄,敄和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字,结构不同,大家一看就清楚,而且它的发音也不同。每它下面是从网,上面从母,敄是这个形状。所以它们之间的区别是非常明显的。这个阶段的发音,每是发mu声,敄的发音发wu,所以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字。敄发音接近wu的金文考证,大家看《毛公鼎》铭文这个地方,这个敄就是我旁边写的这个字。这是《中山王》讲的。所以这两个字从结构来看完全一样,所以这个字在《毛公鼎》和《中山王》中都是发这个音。

所以敄就是商代晚期王朝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无敄,用作文父甲宝尊彝。所以这些充分证明无敄是商王族重要成员,因为他参与了伐人方的战争,并且立下了赫赫战功。

第四《小子逢卣》铭文考释与存在的问题。其一,张亚初《引得》释文:“癸巳,商小子每贝十朋,在上,唯令伐人方,每贝,用作文父丁尊彝。”如何理解铭文中的每?刚才已经讲了,他是人方的首领,那么这就有一个问题,每是堂堂人方的首领,他怎么会在一个武将面前自称小子呢?这有失身份,这不合情理。其二,每所作之器在铭文末尾附上商王族氏族徽号,这在当时社会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如果真要将每视为作器者,那《小子逢卣》可能有伪作之嫌。由于该器现存国外,笔者无法目验,故上述看法只是担心与疑虑,供读者和研究者思考。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曹定云在第五届东夷文化论坛上的主题报告整理而成)

地址:济南市舜耕路56号 邮编:250002 电话:0531-82704698
觊发k8旗舰厅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2011-2015 by sdass.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